• 即 时 汇 率

    即时汇率图片

  • 外 汇 换 算 器

    * 本换算器仅为指导价,且不包括现金价格

    从:    到:

    从金额:   

    转换为:
  • 资 讯 中 心

  • 裁员潮来了?这些曾经“财大气粗”的公司都不能幸免

    新年伊始,一些大公司的裁员消息看来有些吓人。这些遍布不同行业的巨头曾经给人财大气粗的印象,然而如今却不得不采取极端的削减成本方法。是日落西山,还是另有缘由?

    提到裁员,人们通常会联系到衰退。如今的“遍地裁员”让人想起最近市场一直在担忧的经济衰退。但实际上,全球经济增长虽然放缓,却仍在前进之中。这些裁员企业则着实都有着各自不同的苦衷。

    轻装上阵

    比如手机业的鼻祖之一——诺基亚。被苹果挤下神坛并在2014年彻底告别手机舞台后,诺基亚在通信网络的地位仍举足轻重。而今年一开端,该公司就宣布了将在法国、德国和芬兰裁员1330人的“大消息”。

    根据2017年的财报,诺基亚目前在全球大约有10万名员工。此次的裁员计划是为了实现在2020年之前节省7亿欧元成本的目标。

    2012年诺基亚也曾大规模裁员,但与当年在手机领域的“垂死挣扎”相比,此次的裁员似乎又不尽相同。

    诚然,做出裁员决定的公司许多都面临一定的财务困境。关于这点,诺基亚将于1月31日公布的2018年四季度财报和年报或许会告诉我们更多。

    但相对于当年的无奈退出,如今的决定更可能是基于新的进军目标。鉴于2019年将成为商业化5G网络上线之年,诺基亚的裁员之举也许是为了轻装上阵。诺基亚芬兰国家经理Tommi Uitto说:“持续的成本控制在我们的行业中至关重要,计划中的变更对保护诺基亚的长期竞争力不可或缺。”

    类似的,伊隆·马斯克麾下价值300亿美元的火箭公司SpaceX也在准备轻装上阵。该公司不久前公布计划裁员10%,数百名员工的遣散将在3月12日之前生效。

    以移民火星为明确目标的SpaceX正在加紧实现载人飞船环月旅行的第一步,去年9月,一位日本富豪与马斯克一同亮相,确认自己就是这一历史性航空旅行的乘客。最近几周,SpaceX一直在建立和开始发射行星际火箭系统的样机。

    同时,SpaceX的另一个雄心壮志——将11,943枚卫星发射至近地轨道的太空网络计划也迫在眉睫。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批准这一项目的前提就是其能够在2027年12月之前完成所有发射。现在SpaceX只发射了两枚。

    “要持续为我们的客户服务并成功开发行星际飞船及全球太空网络,SpaceX就必须‘瘦身’。”SpaceX在裁员的相关声明中如是说。

    悲催的汽车业

    然而,马斯克执掌下更具知名度的特斯拉就没有这么踌躇满志了。特斯拉在周五宣布将进行本财年以来第二轮裁员,去年6月该公司已经裁减了4100个工作岗位。

    马斯克说:“去年是特斯拉有史以来最具挑战性的一年。不幸的是,我们别无选择,只有把全职员工人数降低大约7%。”

    这是全球汽车业最新公布的一则企业裁员消息。此前福特和捷豹路虎也都宣布了裁员的“噩耗”。这让汽车业成为全球最悲催的行业之一。

    英国知名汽车杂志Autoexpress的编辑史蒂夫·福勒不无感慨:“我们曾经报道过捷豹路虎的好时光——销售量从21.4万辆飙升到61.4万辆。上周却宣布销售额大跌6.9%,并将裁员4500人,这太令人伤感。”

    说起如此“悲催”的原因,捷豹路虎首席执行官施韦德可谓是怨声载道:“英国退欧、中美贸易战、排放新标、排放税……我可以一直说下去。”看起来汽车业正在遭遇一场“完美风暴”。

    实际上,正如彭博的分析,汽车业正经历从柴油到汽油、从轿车到SUV,以及大量投资电动和自动化科技的重大转折期。加上全球贸易关系的紧张以及汇率的波动,这些都迫使汽车制造商们做出存储现金的艰难决定。

    更让人悲伤的是,现今汽车业的裁员可能仅仅是个开始,因为势将进入主流的电动汽车制造起来没有那么复杂,电池生产也可以外包。瑞士信贷的分析师认为该行业的员工人数可能需要减少18%。德国Ifo经济研究院警告德国有60万工作岗位因此岌岌可危。

    转型再转型

    同样面临转折期困境的还有金融业。世界最大资管公司贝莱德、托管银行和资管巨头美国道富银行和量化资管公司AQR资本管理公司都在今年年初的“裁员大军”之列。

    这些金融公司大多财务表现不佳。贝莱德去年10月份公布三季度财报时起长期净资金流入已经跌至2016年以来最低水平。去年该公司股价下滑了24%,为2008年以来最差表现。营业额增长也在放缓,去年三季度营业额环比下降了1%。该公司计划在未来数周内裁员大约500人。

    贝莱德主席劳勃·卡比托在一份备忘录中解释了公司所面临困境的具体细节:“市场不确定性正在增长,投资者的偏好正在变化,我们所运营的生态环境也越来越复杂。”因此寻求“果断地转移至重新专注于影响力最大的资源”,以便更有效地运营。

    其实自金融危机后,金融界就一直面临转型和重组的困惑。此次也不是贝莱德近年来的首次裁员——上一次实施如此规模的裁员是2016年,当时削减了400个职位;再往前推是2013年。该公司似乎形成了三年一周期的循环。而金融业似乎也正陷入转型再转型的“魔咒”。

    零售业的裁员才是真正的裁员

    但相比英国零售业所面临的风暴,以上的裁员都只能算是“小菜一碟”。根据新闻协会(PA)的研究,英国零售业去年共计裁员了将近15万人。原因显然不是什么结构重组或削减成本,而是企业的彻底倒闭。同一项调查报告表明,去年被迫关张的英国店铺和餐馆达到两万家,其中不乏英国人民耳熟能详的大品牌。

    众所周知的原因之一是退欧。退欧公投过去了两年半,退欧前景却越发混乱。英国民众”买买买“的好心情逐渐烟消云散,再败家也要多个心眼在未来可能更为波动的局势中护好自己的钱包。

    另外,去年多数商铺都面临商业税的上涨,同时还有英国政府颁布的提高最低工资以及学徒税等政策,再加上电商强大竞争力的打压,英国高街自然难免一片“哀鸿遍野”。

    即便如此,英国的失业率仍是稳稳的处在43年最低水平。可见,一些看起来吓人的所谓裁员潮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附录:文中公司裁员状况

    裁员人数

    占比

    前一次裁员时间与人数

    诺基亚

    1330

    1%

    2017年裁员310人

    SpaceX

    700

    10%

    2014年裁员约300人

    特斯拉

    3000

    7%

    2018年裁员4100人

    捷豹路虎

    4500

    2018年裁员1500人

    贝莱德

    500

    3%

    2016年裁员400人


    分类: 汇市头条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