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 时 汇 率

    即时汇率图片

  • 外 汇 换 算 器

    * 本换算器仅为指导价,且不包括现金价格

    从:    到:

    从金额:   

    转换为:
  • 资 讯 中 心

  • 美澳聯儲競相 “三連降”更多央行恐“被動”降息?

    今年以來,全球央行寬松潮愈演愈烈,其中美聯儲在7月份啟動的近10年以來的首次降息尤為惹人注目,因全球由此正式邁入“新寬松時代”。與此同時,其他主要央行也“不甘落後”,紛紛祭出刺激舉措,歐洲央行追隨美聯儲在9月份的會議上推出了包括降息在內的多項支持寬松立場的政策改變,澳洲聯儲則在6月、7月和10月份會議上祭出“三連降”,其有可能會在12月份的會議上再次降息。本周,美聯儲實施了今年的第三次降息,並表明放松政策的舉措可能接近停頓,未來祭出寬松政策的門檻將更高。

    十年磨一“減”!美聯儲降息“靴子落地”、又匆匆按下“暫停”鍵

    1.北京時間8月1日淩晨2:00,美聯儲決議如期出爐。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宣布將聯邦基金基準利率下調25基點至2.00%-2.25%,為自2008年12月以來的首次降息。

    FOMC在批準降息時,提到了“全球形勢對經濟前景的影響,以及通脹壓力的減弱”。FOMC稱目前的經濟增長“溫和”,勞動力市場“強勁”,但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放松政策。

    決議公布之後,美指短線漲幅擴大至近30點,刷新日高至98.45,隨後自高位回落。歐元兌美元、英鎊兌美元均短線跌約50點,英鎊兌美元再度跌破1.22關口。

    2.北京時間9月19日淩晨2時,美聯儲在政策會議後再次批準降息25個基點。除了降息,美聯儲還將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IOER)下調了30個基點,幅度大於基金利率的下調幅度。

    政策聲明與7月份的聲明幾乎沒有措辭上的區別。該委員會再次將“全球事態發展對經濟前景的影響以及溫和的通脹壓力”列為降息的主要理由。至於經濟評估,美聯儲調整了措辭,表示家庭支出正在“強勁增長”,而“企業固定資產投資和出口有所減弱”。

    利率決議公布之後,美元指數短線拉升逾30點,刷新日高至98.60。現貨黃金則短線急跌逾15美元,一舉跌破1500美元/盎司關口。

    3.北京時間周四(10月31日)淩晨2時,美聯儲一如市場如期宣布將聯邦基金基準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1.50%-1.75%區間,同時也表明放松政策的舉措可能接近停頓。

    此次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今年第三次降息,被他形容為成熟經濟擴張中的“中期調整”。

    與此同時,美聯儲也暗示,未來祭出寬松政策的門檻將更高。FOMC刪除了自6月份以來在會後聲明中出現的一項關鍵措辭,該措辭稱,FOMC承諾“采取適當行動維持經濟擴張”。鮑威爾曾在6月初利用這一措辭為7月份的降息做準備,自那以來,這一措辭一直被納入官方語言。取而代之的是更為溫和的語言。

    “委員會將繼續監測即將發布的信息對經濟前景的影響,評估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的適當路徑,”聲明稱。

    市場參與者一直在關注,美聯儲是否可能開始發出信號,表明自2015年12月以來9次加息之後出台的政策寬松政策將逐漸結束。

    這一新措辭表明,美聯儲對數據的依賴程度有所提高,而不是一直打算下調利率。

    非農出爐之後公布的美國10月非農就業報告強於預期,且前幾個月數據被大幅修正,顯示就業市場具有彈性,這應會促使美聯儲采取觀望態度。

    盡管通用汽車的罷工造成了負面影響,汽車和零部件制造業的就業崗位減少了4.2萬個,但10月份美國經濟仍增加了12.8萬個就業崗位,經濟學家此前預計新增就業人數只有7.5萬人。

    8月和9月非農就業人口上修9.5萬人,使今年平均月就業人口降至16.7萬人,遠高於將失業率維持在當前水平所需的速度。

    這份報告有助於進一步平息對美國經濟正滑向衰退的擔憂,並有助於證實大多數美聯儲官員的評估。央行官員普遍對美國的經濟狀況表示讚賞,特別是與全球其他國家相比。

    不過,隨後公布的另一項備受關注的美國制造業指標則不容樂觀,10月制造業繼續萎縮,為全球貿易不確定性下連續第三個月處於50榮枯線下方。

    美國供應管理學會(ISM)上個月采購制造業指數為48.3,9月份為47.8,低於經濟學家49.1的預期。低於50意味着該行業出現萎縮。

    ISM數據顯示,8月份美國制造業出現了幾年來的首次萎縮,結束了35個月的擴張期。9月份制造業指數創下2009年6月以來的最低水平,原因是隨着貿易戰升級,出口大幅下降。

    持續的萎縮表明,在中美貿易戰升級之際,美國制造商面臨着嚴峻的環境。制造業曾被認為是特朗普政府執政期間的大贏家,過去幾年就業和活動有所改善。

    據CME“美聯儲觀察”,非農報告出爐後,美聯儲12月維持利率在當前1.50%-1.75%區間的概率由此前的78.6%升至87.5%,降息25個基點至1.25%-1.50%區間的概率由此前的21.4%降至12.5%,降息50個基點至1.00%-1.25%區間的概率則保持在0.0%不變。

    “勞動力市場仍在升溫,”傑富瑞(Jefferies)首席金融經濟學家Ward McCarthy表示,“此前市場預計12月將再次降息,但這種情況不會發生。”

    歐洲央行多管齊下 行長德拉基完成“謝幕演出”

    1.歐洲央行在9月12日做出了多項支持寬松立場的政策改變,包括進一步下調存款利率10個基點、恢複資產購買計劃(規模為每月200億歐元)、改變長期定向再融資操作形式以及分層存款利率機制。

    在隨後的德拉基記者會上,德拉基同樣也釋放了相對鴿派的言論:表示準備好調整所有的工具,歐洲央行正在提供大量的貨幣刺激,在施行QE上有更廣泛的共識,不需要進行投票。

    歐洲央行決議公布之後,歐元/美元一度大幅下挫逾140點,刷新日低至1.0925,隨後觸底反彈,最高觸及1.1068。

    2.歐洲央行在10月24日政策會議後表示,將主要再融資利率在0%不變,存款機制利率在-0.5%不變,邊際借貸利率在0.25%不變,均符合預期。歐洲央行重申自11月1日起重啟淨資產購買計劃,規模為每月200億歐元。

    此次會議為現任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的最後一次利率決議。在最後一次利率決議之後,這位服務了歐洲央行近8年的老兵在記者會上表示,歐洲央行需要在更長時間內持高度寬松的立場,歐洲央行準備好按需調整所有工具;經濟下行風險依然突出,而通脹依然溫和,歐洲央行正在提供貨幣政策刺激措施。

    對於短期內歐洲央行行動方向,貝倫貝格銀行Florian Hense認為,9月份歐洲央行的寬松政策引發廣泛爭議和明顯的內部矛盾,預計歐洲央行的政策將在今年餘下時間內保持不變,甚至在2020年的大部分時間內保持不變。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將接替“超級馬裏奧”,走馬上任歐洲央行行長,成為其首位女行長。如何繼承並突破德拉基留下的政治遺產成為拉加德面臨的考驗。

    “拉加德最緊迫的工作將是彌合分歧,並要求所有歐洲理事會的成員集中精力向公眾共同解釋重啟QE和購債這一決定,而不是強調分歧,”Hense說道。

    在歐洲央行9月份議息會議後不久,歐洲央行執行委員會成員勞滕施萊格於9月25號意外宣布辭職,市場紛紛猜測,作為對歐洲央行降息並重啟量化寬松政策最強烈的反對者之一,勞滕施萊格這一舉動凸顯了歐洲央行內部鷹派和鴿派之間的分歧。

    值得一提的是,勞滕施萊格是歐洲央行20年曆史上任期內辭職的又一位德國政策制定者,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近年來經濟複蘇領先於歐元區其他國家的德國,對於歐洲央行鴿派政策的不滿。

    “投資者渴望聽到拉加德作為歐洲央行行長發表的觀點。她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改變現狀,這意味着改變歐洲央行制定歐元區政策的方式及其對價格穩定的定義,”英國智匯外匯交易公司首席市場分析師Naeem Aslam說道。

    澳洲聯儲三連降12月還有一次?

    1.澳洲聯儲7月2日宣布將現金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1%,此舉符合市場預期。此前澳大利亞聯儲在6月4日也曾降息25個基點。

    澳洲聯儲宣布降息後,澳元/美元一度短線下挫約20點,至0.6960附近。不過,由於澳洲聯儲會後聲明沒有市場人士預期的那麼鴿派,澳元/美元走勢很快反轉,並刷新日內高點0.6986。

    2.澳洲聯儲在10月1日的政策會議後如期降息25個基點,為年內第3次降息。

    利率決議公布後,澳元/美元短線拉升36點,市場出現“買預期,賣事實”現象,空頭紛紛獲利了結,推動澳元走高。不過,考慮到澳洲聯儲措辭總體偏鴿,且關鍵的家庭消費狀況也未出現好轉,市場仍繼續押注澳洲聯儲未來進一步降息,澳元隨後回吐所有漲幅,並續刷一個月新低至0.6725。

    在澳洲聯儲接連三次降息後,目前市場關注的焦點是澳洲聯儲將在何時選擇進一步的降息。

    澳大利亞國民銀行首席經濟學家Alan Oster表示,“除非有實質性的財政刺激措施,否則我們認為澳洲聯儲可能到2020年中期將現金利率降低至0.25%,同時采取非常規貨幣政策。

    道明證券表示,澳洲聯儲暗示降息為了支撐經濟可持續增長,實現充分就業並及時實現通脹目標,與9月貨幣政策聲明相反,當時該聯儲僅強調經濟及通脹可持續增長。基本預期為,若澳大利亞就業數據再度疲軟,澳洲聯儲可能於12月再度降息,不過此預期存在風險。

    澳大利亞現金利率顯示,隨着10月實施降息,11月降息的概率已經跌至34.8%,11月連續降息的可能性不大。但是12月降息的預期升至53.7%,且一次性降息50個基點的預期也達到了10.1%。因此市場需關注在12月和2020年初是否有進一步降息的可能。

    總結

    2019年初至今,全球貿易形勢及經濟發展前景始終處於較大的不確定性之中,諸如IMF、WTO這樣的多邊國際機構不斷下調今年世界經濟增速,包括世界銀行也剛在10月9日將世界經濟增長率預期由此前的2.6%下調至2.5%。在10月17日至19日的二十國集團(G20)財政和央行部長級和副手級會議上,G20各方也普遍認為,全球經濟持續擴張,但增速疲弱。貨幣政策寬松、部分新興市場經濟體經濟形勢好轉有利於推動全球經濟改善,但貿易摩擦、地緣政治等因素仍可能對全球經濟造成衝擊,風險偏向下行。各方同意將加強對話,使用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和結構改革等各類政策工具,推動經濟強勁、可持續、平衡和包容性增長。

    在這種宏觀經濟不斷唱衰的環境下,部分發達國家尚且需要大幅降息來抵禦風險,新興市場國家則更是如此,年初至今,在已經降息的國家之中,新興市場國家占據絕大多數,而且他們降息的幅度之大、頻率之高,發達國家望塵莫及。

    舉例來說,僅在7月18日一日之內,就有韓國、印尼、烏克蘭、南非四家央行紛紛宣布降息;10月初印度央行宣布將基準利率從5.40%下調25個基點至5.15%,為年內第5次降息舉措;而9月20日當周,繼美聯儲降息後,相繼有五家央行也采取了降息動作,分別是約旦、阿聯酋、沙特、巴西和中國香港地區金融監管局。由此可見寬松潮正在轟轟烈烈上演之中。不同於降息大潮,英國央行暗示如果脫歐順利將加息的立場,維持了其對常態化政策不變的路徑。日本央行彈藥不夠維持當前負利率不變。

    從當前全球經濟來看,貿易摩擦、地緣政治衝突不斷,所導致的全球經濟發展前景的不確定性增加,在這種不穩定的宏觀經濟環境下,未來或許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被動地”降息。


    分类: 汇市头条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