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 时 汇 率

    即时汇率图片

  • 外 汇 换 算 器

    * 本换算器仅为指导价,且不包括现金价格

    从:    到:

    从金额:   

    转换为:
  • 资 讯 中 心

  • 利率市场化:如何完成“惊险一跳”

    北京6月6日电(记者王宇 王培伟)一年前,中国人民银行宣布扩大存贷款利率浮动区间,迈出了利率市场化改革至为关键的一步。

     

    如今,随着业内对金融改革的呼声渐起,利率市场化改革再度进入决策者的眼中。未来我国还将如何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怎样实现“惊险一跳”?备受市场关注。

     

    我国利率市场化已行至惊险路段

     

    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在部署今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时,提出要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引发市场的广泛关注。

     

    利率市场化,简单地讲就是让资金的价格交由市场供需双方来决定,这一概念与利率管制相对应,利率管制导致利率远远低于市场均衡水平,资金无法得到有效配置,以致金融机构与企业行为发生扭曲。

     

    事实上,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已进行多年,其中,债券、票据和货币市场的利率都已实现市场化,目前需要推进的利率市场化改革主要是指银行利率的市场化。去年此时,央行宣布允许金融机构存贷款利率波动幅度分别上下扩大10个基点,从而掀起了我国利率市场化进一步改革的大幕。

     

    “就利率浮动而言,中国利率市场化需要进一步放开存贷款利率管制。结合国际经验,这是一国利率市场化过程中最为惊险的一段,过程最艰难也最有风险。”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解释说。

     

    专家指出,利率市场化的进程相当复杂,其间充满荆棘和风险。由于存款利率上浮和贷款利率下浮,银行机构的盈利空间将收窄,必然对银行业的经营形成压力。如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在推进利率市场化过程中,就出现了上千家银行破产倒闭的现象,而日本银行业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为摆脱困境不得不大量投资房地产,以致出现了严重的泡沫。可以说,把取消利率管制喻为金融市场化进程中的“最惊险的一跳”,毫不为过。

     

    今年或将继续放开存款利率上浮空间

     

    尽管利率市场化的过程风险重重,但由于其对一国市场经济体系的建立和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奠基作用,因此,我国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一如开弓之箭,已无回头路。

     

    央行此前表示,存贷款基准利率及其浮动区间的调整,不仅有利于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支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同时也为金融机构提供了更大的自主定价空间,有利于促进金融机构加快完善定价机制建设,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水平。下一步要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强化金融机构财务约束,增强市场配置资金作用,促进经济发展和经济结构转型。

     

    “未来利率市场化的主要内容是放开存款利率的上浮空间以及最终完全放开存款利率。”金融专家赵庆明【专栏】认为。

     

    “下半年存款利率可能会在去年上浮10%的基础上进一步上浮,不排除出现5%到10%的浮动。”郭田勇预测。

     

    如今,进一步放开存款利率浮动区间,有着有利的时间节点。当前银行的理财产品以高于存款利率的价格,吸引着大量的储户存款,已变相实现存款利率市场化。

     

    “纵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也曾掀起一轮从管制转向自由浮动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其大背景都是银行业出现了金融脱媒现象,即储户资金源源不断地从银行流出,这与当前我国理财市场的发展颇为类似,可以说,存款利率上浮的时间窗口已经开启。”中国社科院世经所研究员张斌介绍。

     

    完成惊险一跳需要哪些铺陈

     

    历史上看,很多国家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并非一蹴而就,包括日本、英国、韩国在内的发达国家在推进利率市场化过程中,曾出现了市场波动、经济震荡现象,有些国家不得不实施多轮市场化改革,有的国家甚至不得不恢复利率管制。对此经济学家认为,我国若要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完成“惊险一跳”,需要在诸多方面做好铺陈工作。

     

    “当前已到了必须建立存款保险制度的时刻。”赵庆明认为,从各国利率市场化的实践看,存款保险制度已经成为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该制度的建立,将有利于降低因银行破产而给储户造成的损失。“各国往往在利率市场化改革之前或改革进展过程中建立存款保险制度,为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顺利进行提供了制度保障。”

     

    而在郭田勇看来,完善银行机构的市场化也很重要。“如果经营货币的市场主体没有市场化,那么利率市场化就是一纸空谈。”他认为,当前需要打破银行业的市场垄断,引入民间资金,让更多资本参与到银行业的经营中来,实现市场的充分竞争,改变银行业“千行一面”的格局。

     

    “利率市场化不只是存贷款利率结束管制,而是我国利率体系的市场化。”张斌认为,当前应加强包括市场主体、金融产品、利率价格体系、市场中介的市场化建设。


    分类: 汇市头条 | 标签: